點閱前請先確定已閱讀:【特殊傳說】關於心拍數
篇名【奇蹟永遠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CP:夏千
靈感來自虐文30題

 

***

坐在客廳沙發上,雪野千冬歲勾著淺淺的笑容,想起不久前自己去住家附近買的六吋蛋糕,嘴邊的弧度更大。
紫金色的眼睛是明顯的喜悅。
往年的今日,他只會買給自己一小片扇形蛋糕,在晚餐後當作自己的點心,偶爾則因為朋友提議的聚會改到外頭慶生。
不是沒有提過希望與夏碎共度生日的請求,但每次都被毫不留情地拒絕,那冰冷的語調和眼神現在想起來依舊讓他感到窒息。前天也是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態開口,他告訴自己,如果這次夏碎仍然拒絕,那以後就不會再提了。
但對方不但接受,還給自己很淺的笑容。這讓他欣喜若狂。
他不記得,最後一次見到他的笑容是在什麼時候,嚴格來說幾乎沒有。他所有的笑容和溫柔都給了他的好友,即便對方已經和另一人在交往。
他想,也許這是一個機會,一個讓兩人改變冰凍至極點的關係的機會。
想到兩人極差的關係,他的思緒不由得回到過去。
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
最初的開始,他不記得,所有一切都是從他母親口中得知的。
但他卻銘記在心。
故事的最開始,要從二十多年前說起。

二十多年前,藥師寺夏碎的媽媽和雪野千冬歲的媽媽因從小是鄰居的關係,兩人情同姊妹。不管做什麼事都要膩在一起,感情十分要好。
後來因為家族的關係,千冬歲的媽媽被迫要離開熟悉的家園,踏上國外領土。即便很不捨,但她們還是相約好日後依舊保持聯繫。而在她居於國外的這段時間裡,夏碎的媽媽結婚,接著很快就懷上夏碎。
等到她終於回國時,小夏碎也已經三歲了。
看到可愛的小孩,千冬歲的媽媽有些羨慕,但沒有交往對象的她,還是只能看著孩子空幻想。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一個男人。那個男人待她很溫柔,談吐也很幽默,很快地,他們兩人陷入熱戀。然後在一次的意外中,她懷上了一個小生命。
生性膽小的她,不敢告訴故鄉的家人這件事,於是只好來求助夏碎的媽媽。
那一年,小夏碎五歲。
雖然不是第一次進到對方家中作客,但是她卻是第一次見到對方的丈夫。
那個男人待人溫柔,談吐優雅,就跟她最愛的那人一樣。
而他們,也的確是同一個人。
那時候,她突然驚覺自己做了什麼。
她愛上了自己最重要姊妹的丈夫、她懷上對方的孩子,發現自己鑄成大錯的她,還未開口,就假藉有事急急忙忙地離開。
當然,那個男人也看到了她。但他沒有追上。
從那一天起,再也沒有人見到千冬歲的媽媽。
離開所有人的女人,獨自在國外生下小小的孩子。原本身體就不好的她,在生產中差一點因為出血量過多而死亡,但最後,她還是撐過來了。
有了孩子,女人比起過去的自己還要堅強許多。她一手撐起所有,只為了給他一個廣闊飛翔的天空。
但隨著孩子逐漸成長,她的身體也逐漸虛弱。不像一般同年玩伴那般調皮,他安靜沉默,不會給母親帶來太多麻煩。
看到孩子的成熟,女子有欣慰,更多是不捨。
就連為孩子撐起無憂的世界這件事她也辦不到。她到底,還能做些什麼?
想起孩子的父親,以及對方的妻子,女人的雙眼總是盈滿悲傷。
她想,日後總有一天,他們會相見。而她無法想像,屆時的情況。
於是,她只能在身體好點時,將孩子抱在懷中,輕輕地、緩緩地說著那甜蜜卻又痛苦的過往。女人總是在孩子的耳邊不斷重複,每天每天,像是逼迫自己不能忘記曾做錯的事,不斷對自己耳提面命。
直到她生命結束之時。
在身體越發虛弱之際,她去醫院一趟,得知自己活不過三年。
她用盡最後的時間與自己的孩子相處、和孩子說著以前的故事、一起討論未來夢想。在生命結束前,她通知了自己的家人,那是小孩子第一次見到母親外的家人。
看到女人有了孩子的父母在她流著淚請求他們能夠接納以及不要將這孩子的存在告訴那她所深愛的男人。雖然不願,但這是女人最後的願望,他們也只能用力抱緊、承諾會好好照顧她所留下的寶貝。
在女人逝世後,女人的家族依照她之前所說的,不讓男人探聽到她和孩子的消息。但後來,他們投資失利,一夕之間人去樓空。
沒有辦法繼續守護孩子的長輩在討論後,決定將孩子送回給那男人。
表面上,是可以確保孩子的溫飽。實際上,是希望男人能夠幫助他們東山再起。
曾經的承諾如今是如此的虛假可笑。
接回孩子的男人當然也收到女人逝世的消息,他悲痛的看著年幼的稚子,用力地將小小的身軀收進懷中承諾會給予孩子最好的一切。
那一年,夏碎八歲,千冬歲三歲。
所有的一切從這時就出現裂痕。
得知丈夫帶回來孩子的來歷,女人不知該恨,該難過,還是該接受。
恨,她恨背叛自己的丈夫、她恨背叛自己的姊妹。
難過,曾經親如姊妹的朋友居然年紀輕輕就死去,她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一同做,她們還有很多約定沒有實現。
接受,要她坦然接受那孩子,她真的做不到。
太多太多的情緒參雜在一起,女人從孩子進到家門的那一天起就慢慢減少笑容。
男人也因為自己虧欠逝去的女子而更加疼愛年幼的孩子。
這一切的改變,年幼聰慧的夏碎全看在眼裡。
他親眼看著自己溫柔的母親成天愁眉苦臉,不再露出微笑。
他親眼看著自己父親冷落母親,將所有時間都給擁有一半血緣的孩子。
他親眼看著自己的家不再歡笑、不再溫暖、不再完美。
於是他仇恨著對方,打從心底希望對方就此消失。天真的他覺得,只要千冬歲消失,所有一切都會回到原點。
然而對方不但沒有消失,還不斷地想親近自己。
每每看到與自己過分相似的臉龐,夏碎只覺得噁心,第一次,他如此的恨透血緣。隨著年紀增長,夏碎對千冬歲的態度依舊沒有改變,反而更甚。
他溫柔的母親,也因為長年的憂慮,在他初中時過世。
從那一天起,兩人的關係降至冰點。
初中畢業後,夏碎特地考了外縣市的學校,只為了離開千冬歲。
他打心底厭惡那個一直黏他身邊、擁有半個血緣的生物。
即便夏碎待他的態度一直不好,但千冬歲卻不曾放棄與對方接近。因為他喜歡他、想要親近他,即便知道接近只會弄得自己渾身是傷,他依然不斷嘗試。
他希望對方能接納自己,希望看到對方臉上有笑容。
所以他不斷努力,只為了追上對方的腳步。但一切還是沒有改變。
雖然如兄長一樣考進一流的大學,成為對方的學弟,再度有機會這樣親近對方,夏碎對他依舊像陌生人,甚至比陌生人還不如。
然後,某天,他無意間知道自己的哥哥喜歡上他的好友,那個俊美優秀的學長。
他頓時覺得心底有什麼崩壞了。再也撿不回來。碎成一片片,任人踩踏。毫無尊嚴。
於是他終於知道,原來他對他的喜歡不是親情,而是愛情。
他愛他,但他卻愛著他。
在遠處看著兩人相配的身影,他只能勾起笑容,然後在轉身後,回到安全的空間內,在角落舔舐傷口。

──千冬歲,不論夏碎或是夏碎媽媽對你做了什麼,你都不可以恨他們。因為,是我們先做錯的。
──是我們虧欠他們的。
──我們沒有理由仇視任何人。

母親的話不斷盤旋在他腦中。
雖然年幼的他不懂,但現在的他已然明瞭。
自己無論如何,都沒有資格站在他身邊,沒有資格去接近他,更沒有資格去愛他。
連和他在同個空間內呼吸相同的空氣都是一種奢侈。
他唯一能做的,叫做贖罪。
他至始至終,能做的,只有讓夏碎得到所有的美好。僅此而已。
於是,他收起所有不應有的情愫,武裝自己已經傷痕累累的身體,乖乖地在背後盡全力的給予夏碎世上所有的美好。
他能做的,只是將虧欠於夏碎的、夏碎媽媽的、父親的,所有人的一切,努力地補回來。

──母親,我知道,所以我會安分守己。不會造成夏碎哥的任何困擾。

母親的話依稀在耳邊重複,千冬歲閉上眼,承諾著。

從回憶中拉回思緒,千冬歲再度看了一眼時間,七點半。
猜測也許對方是突然有事所以遲到,他什麼也沒做,只是靜靜地等待。
他不會因為這種事就去打擾對方,因為他知道,對方很忙很忙。
在這等待的時間重新調整好自己的情緒,他知道,那些只會帶給夏碎厭惡以及勾起不必要的回憶。
八點。
八點半。
九點。
到了十一點,夏碎依舊沒有回來。
翻開手機,簡單的螢幕上沒有任何訊息,正打算撥出對方的號碼時,他的手機赫然響起。
螢幕上顯示的為未知號碼。
疑惑地接聽,電話另一端傳來的是陌生的男聲。
『您好,請問……』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緋辰 的頭像
緋辰

幻夢星辰

緋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