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再一次見到他,已經是多年之後。
結束和朋友的聚餐,準備先行離去的褚冥漾轉過頭就看到剛進餐廳的冰炎。
這麼多年不見,他亦如記憶中的模樣。
「漾漾,現在進門的那個是冰炎學長對吧?」身旁準備和他一同離開的米可蕥也注意到了。
沒有聽到好友說的話,褚冥漾雙眼直直地看著對方,思緒卻不受控制地回到那個漫天晚霞的日子,想起那抹輕淺的笑意和不明顯的溫柔。
心臟隱隱地發疼。
你看,他只是沒有那麼喜歡我而已。
驀地,他突然想起這句話。
「漾漾?」回過神來,眼前是米可蕥放大的面容,「怎麼了嗎?在想什麼那麼出神?」
「……沒事。」察覺自己的失態,褚冥漾乾笑一下,「喵喵妳剛剛說什麼?」
「我們去和學長打招呼吧。」說話的同時,她就拉著褚冥漾往前走,「畢業之後就沒再見面了,不知道學長還記不記得我們?」
「應該會記得,畢竟冥漾是他的直屬學弟。」褚冥漾聽到一旁有人這樣回應。
「就算學長不記得我們,但絕對不會忘記漾漾的。」米可蕥笑著補充一句。
聽著他們的對話,褚冥漾總覺得似乎有些地方略顯怪異、有些東西被他忘卻,卻怎麼也不清楚是哪裡怪異、也想不起來是什麼被他忘記。
只能任由米可蕥拉著自己朝冰炎的方向前進。
「學長好!」一個恍神的時間,褚冥漾就被米可蕥拉著站到冰炎面前,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好友已經充滿精神地打招呼了。
「嗯,妳好。」愣了一下,冰炎開口回應。
「學長你還記得我們?」沒有想到冰炎會回應,米可蕥顯得既期待又害怕受傷害,努力壓抑自己內心見到偶像時激動的心情。
「記得,妳是米可蕥。」看著女孩笑盈盈的表情,冰炎頓了一下,「是褚的朋友。」
「真開心學長還記得。」表示內心愉悅的粉色花朵盛開到褚冥漾肉眼都可見了。
「褚,好久不見。」看向一直保持沉默的小學弟,冰炎有些不太記得他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生疏至此的,「最近過得如何?」
「普普通通。」輕輕笑了一下,褚冥漾反問,「學長呢?還是很忙嗎?」
「嗯,還是一樣。」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們從無話不談慢慢變得無話可說。到最後除了簡單的問候,再也沒有其他共通的話題。
是誰先拉開距離?是誰先轉身離開?沒有人注意到。
只是回過神,他們就宛如陌生人一般,甚少有交集。
畢業之後,更是沒有任何聯繫。
如果不是今天恰巧碰到,恐怕他們記憶中學長學弟的樣貌會在不知不覺中被時間沖淡吧。
「冰炎,等很久了嗎?」正當空氣陷入沉默時,身後突然傳來略顯熟悉的嗓音,「褚、米可蕥?你們也來這裡吃飯嗎。」
「夏碎學長。」
「夏碎學長好!」
「真巧,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們。」看著還是同記憶中模樣的學弟妹,藥師寺夏碎有一瞬間以為他們仍在大學。
「學長你們怎麼會來這裡?」照米可蕥對冰炎及藥師寺夏碎的認識,他們是不太可能來這種地方吃飯的,所以在這裡遇到她真的很驚訝。
「跟客戶有約。」輕輕一笑,藥師寺夏碎簡單回答小學妹的問題,「時間快到了,我們先過去。有空再約出來一起吃飯。」
「好。」見對方還要忙,褚冥漾和米可蕥也不再打擾,留下聯絡方式後就相互道別。
目送米可蕥上公車後,褚冥漾才往反方向走去。
這家餐廳距離他的住處沒有很遠,徒步十五分鐘就可以到達。今天天氣不錯,時間也還早,他決定散步回家順便消食。
穿越馬路,走進大公園,褚冥漾抬起頭便可以看到高掛在頭頂的滿月。沒有雲朵的遮蔽,清晰地似乎連月球表面上的坑洞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停下腳步,拿起手機拍了一張,褚冥漾看著被他保留住的剎那,勾起唇角覺得很是滿意。
那句話怎麼來著?今晚的月色真美。
可惜他身邊沒有那個可以讓他說這句話的人。
應該說,那個他想告知這句話的人對他只是學長學弟的情誼,純淨的沒有一點雜質。
收起手機,他繼續向前走,任由公園兩側黑色的樹蔭無聲地將他吞噬。
回到家裡,褚冥漾先是洗了一場舒服的熱水澡,將全身的黏膩抹去。待他頂著還在滴水的頭髮回到房間時,便看到手機提示燈一閃一閃的。
抓過一旁的毛巾胡亂擦去滑落到臉上的水滴,他撈起被扔在床鋪上的手機查看提示訊息。原來是稍早他在回家路上順手將拍下的照片放上社交平台,引來看到的好友紛紛點讚。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好友邀請。
盯著這項通知,褚冥漾自我厭棄一番後還是點選同意,很快地,就收到來自對方的消息。
冰炎:月亮真美
是啊,今晚的月色真美。只可惜你不喜歡我。
抿著嘴在內心回應過後,褚冥漾便直接將手機提示設靜音。不管不斷閃爍的提示燈,將背包收拾一番之後就關燈上床睡覺了。
明天還要上班呢。

 

 

 

TBC

全站熱搜

緋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