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CWT49《世上最好的你》給冰漓晨漪的插花

 

***

經理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
經理今天的心情非常不好。
還沒到中午,這個消息就已經傳遍整個公司,就連打掃阿姨都知道了。
公司所有職員都知道,他們經理雖然長著一張好看到天怒人怨的臉,但是脾氣卻不怎麼樣,有時候板起臉訓話起來,簡直可以分分鐘弄哭女職員。
不過這些都只是他們私下打趣的,除了之前幾次工作上真的出了很嚴重的紕漏讓他不得已嚴重訓話罵哭女職員,基本上上述的內容是不會出現。
但今天有些進辦公室做報告的女職員還真的是哭著走出來的。
「冰炎,你這是怎麼了?」
平常好友脾氣不好歸不好,但還是會克制,在工作上也不會亂發脾氣,頂多是嚴厲了些。但今天這狀況明顯是夾帶私人情緒在做事,這讓藥師寺夏碎不由得關心一下。
「沒事。」繃著臉翻開桌上的文件,冰炎的態度明顯不想多談這件事情。
嘆了一口氣,藥師寺夏碎見對方這個樣子也沒辦法多說什麼,只能無奈地走出辦公室,對外頭緊張兮兮的同事們搖搖頭,表示自己束手無策。
藥師寺夏碎和冰炎是高中、大學同學,畢業之後就一起到這家公司工作。就學期間培養下來的默契讓他們在公事上也是絕佳的搭檔。雖然一個待人如沐春風、一個不苟言笑,但是稍微熟悉他們的都知道,這兩個是同種類的人──都是用一條橫溝隔開他們重視的人與其他人。
而幾年努力的成果下來,他們已經從當年最底層的小職員爬升到如今經理的職位。
「夏碎哥,冰炎學長怎麼了嗎?」前腳才剛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後腳就有訪客跟著進來。
來者和他有著相似面容,是他和冰炎高中、大學的學弟,也是他的手足。
更是他這輩子的摯愛。
「不知道。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個樣子。」回想起從前認識對方的樣子,藥師寺夏碎自己也有點驚訝。
「從以前開始,能讓冰炎學長有這樣情緒起伏的就只有一個人而已。」
將要呈報的文件放到藥師寺夏碎的桌上,雪野千冬歲笑了笑就繼續忙去了。
多虧了雪野千冬歲的暗示,藥師寺夏碎這才突然驚覺搭檔突然情緒不佳的原因。
而身為被探討的當事人,他煩躁的闔上文件。
情緒不對,做什麼事情都不順利。
拿起一旁的手機,他眼底全是掩飾不了的煩躁,解鎖螢幕、點選通話紀錄,撥出那個早已熟記在心的電話號碼。
您撥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如不留言請掛斷,若要留言……
憤怒的掐斷通話,冰炎艷紅的眼底除了煩躁還有一絲絲不安。
半個多月前,褚冥漾──他的學弟兼戀人──,被派到國外出差。
自認識以來從沒有分開這麼久的兩人當然是很不習慣,但是公事沒辦法拒絕,更何況如果這個案子能夠完成,褚冥漾也能順利升職,不用再被一些無理的同事壓榨的亂七八糟。
所以即便心裡有千百個不願意的理由,但冰炎還是理智的表示理解,並幫忙收拾行李、在出發前不斷叮嚀出國後該注意的事情,到了出發當天他還是請了半天假送褚冥漾去機場,親眼看他登機、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
褚冥漾到達公司預定的飯店後,也依照出發前和冰炎的約定打電話報平安,然後稍微休息一下準備隔天上戰場。
不只是安頓好要報平安,冰炎更是要求每天下班回到飯店後都要有一通電話。
已經見不到人了,總不能連聲音都不給聽吧。
平常總是意氣風發的帥氣經理在此刻也不過只是個期待能夠接到戀人電話的男朋友。
如果沒有意外,這個規律日常會一直持續到褚冥漾回國的前一天。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但意外總是會在我們不注意的時候跳出來刷一波存在感,讓我們感到煩躁、難受。
一個禮拜前,褚冥漾下班後的電話時間驟然少了很多。
平常都可以說上兩個小時,現在卻半小時不到就說累了、想休息了。然後不管電話另一端經理大人多麼錯愕,就將電話掛掉了。
最初冰炎回撥回去還可以聽見褚冥漾明顯充滿睡意的聲音,但到後來,卻都無人接聽。
如果只是這樣冰炎火氣還不會這麼大。
引爆點是昨天晚上。
昨天他一如既往地回撥,本想著電話應該也是無人接聽,但沒想到當他想掛掉的時候電話被接通了。
電話另一頭是個女聲。
『Hello?』
從未想過電話會被一個陌生女生接聽,冰炎頓時間有些愣住,而電話那端因為一直收不到回應就將電話掛斷了。
回過神來再次回撥電話已經關機了。
冰炎心中有很多疑問,那個女生是誰?褚冥漾為何會讓她進他房間?他們是什麼關係?他怎麼會讓她接電話?
太多太多的問題堵在冰炎胸口,本來想著之後能夠接到對方的回電、聽到他的解釋,但是到今天、到了現在,他都沒有接到來自他的任何通話。
手機無人接聽,就連其他通訊軟體上的狀態都是顯示離線。
想到這裡,冰炎的臉色更是難看。
但在憤怒之下,是無人能知的恐慌。這種恐慌,比當年他們準備向眾人告知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還要巨大。
說到他們在一起,那是一段很艱辛的過程。
他還好,他的父母早逝,是由遠房親戚接手做監護人。監護人對他的教育方式有點偏向放養──他想做什麼就讓他做,如果撞到牆、疼了,他自然會回頭、會改道。
也因為這樣,冰炎學會對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負責,但相對的,他也不太會和別人求助。
堅毅的脾氣也是因為這樣慢慢成形的。
從小就不是一個讓人操心的孩子,再加上獨特的教育方式,所以當他向監護人說起自己的性向、有了男朋友的事情,監護人只是愣了一下,隨後表示明白而已。
但是褚冥漾那邊可就不像他這樣簡單了。
生在普通家庭的褚冥漾當然不可能像冰炎家一樣,淡定地接受這種事情,尤其褚冥漾又是褚家這一輩唯一的男生。
他們努力了很久,才終於在去年得到他們的允許。
雖然一起走了這麼久,一起克服了許多事,但冰炎心底一直都很不安。
他知道他們兩個的關係在國內無法獲得保障,他知道褚家父母在看他們兩個的時後還是有一點掙扎,他知道褚冥漾雖然冒冒失失的但不乏追求者。
他知道他的褚冥漾是這樣美好,如果不好好看著就怕有一天弄丟了。
夏歲、千冬歲,許多知道他們關係的朋友都認為,他們是互相磨合而成今天這個樣子,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實最初是褚冥漾單方面包容他的。
他知道自己的脾氣不好,是褚冥漾一直包容他的小任性,也只有在褚冥漾面前,他才會下意識的柔軟。
他不想自己銳利的尖角弄傷他,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是他此生最重要的人。
所以他才會格外害怕小心。
他害怕他不要他了,他害怕在他心裡有其他更重要的人。
冰炎的徬徨心情一直延續到下班回家。
看著空蕩蕩的室內,滿心的煩躁感像是要炸裂出來,他多想現在立刻就上飛機到褚冥漾所在的城市,抓著那個人好好問清楚。
但無奈現在是公司最忙的時期,這幾天還在處理一個大案子,他必須留下,他必須坐鎮。
他突然覺得很無力。
鈴鈴鈴──
被扔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伸手撈了過來,看到螢幕上的來電人,冰炎瞬間從床上坐起來。
『學長?』電話那頭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聲音。
「……褚?」看了一眼牆上時鐘,這不是褚冥漾平常打電話來的時間。
『學長?你怎麼了?聲音有點奇怪。』
「沒事。」緩了緩自己的情緒,冰炎再次開口,「你回飯店了?今天還好嗎?昨天……」
最後,他還是忍不住把那個一直很在意的問題問出來。
『昨天我手機沒電就自動關機了,是今天早上才發現到的!』說到昨天,褚冥漾趕緊解釋。
隔著電話,冰炎可以想像他的小學第一臉緊張站在他面前認真地解釋,就怕他不相信,『那個女生是這次合作方的代表人,因為昨天東西有點多就麻煩她幫我一起拿回來。』
「嗯。」
『學長,你還在生氣嗎?』可憐兮兮的語氣讓冰炎忍不住勾起嘴角。
「沒生氣。」頓了頓,冰炎拒絕承認今天情緒有些失控,「是誰跟你說我生氣的?」
冰炎知道,一定有人跟褚冥漾說這件事,他才會這樣問。
而人選他心中有數。
『夏碎學長啊。』似乎在組織後續部分的語句,褚冥漾停了一下,『學長,我以後會注意的,不會再讓你擔心了。』
雖然沒有親眼看到冰炎把私人情緒帶到工作上的樣子,褚冥漾也不敢肯定自己在冰炎心中是不是真的有那樣巨大的分量,但是他想,如果是他,他戀人的電話被一個陌生異性接聽、之後甚至無人接聽,他也一定會情緒失控的。
畢竟那是他很重視的人。
突然軟軟的發言讓冰炎心中的火苗瞬間被澆熄,才想說什麼褚冥漾又開口打斷他的話,『是說,學長你可以幫我開門一下嗎?東西太多我有點不好拿鑰匙。』
嗯?
在大腦反應過來前,他的身體已經自己先動起來了。
打開大門,冰炎就看到半個多月不見的戀人有些疲倦但又開心地站在他面前。
「學長,我回來啦!」
如水的聲音從眼前人的嘴裡和手機聽筒同時傳出。

×

「今天經理的心情好像不錯?」
經過茶水間,藥師寺夏碎就聽到裡面有女職員在低聲討論。
「好像是。聽說有人進去報告雖然有錯但沒有被轟出來,經理還點出錯誤的地方。」
勾了勾嘴角,看來是昨天的電話起效用了。
昨天經過雪野千冬歲的提點過後,藥師寺夏碎就致電給褚冥漾。但不管他怎麼打對方都沒接,最後只得留言。
不過想起今天一早出現在桌上的伴手禮,他突然發現,其實打不打電話應該都沒關係。
因為對方早就計畫提前回來了。
另一邊,冰炎的好心情一直從昨天延續到今天。
昨天回來後,在冰炎開口詢問前褚冥漾就自動解釋了前陣子通話時數驟然簡短的原因。
「那是因為我想早點回來啊……那邊的飯都不好吃,路上都是金髮碧眼的外國人,我一個黑髮黑眼的走在路上都像是奇珍異獸的被觀看。」癟著嘴,褚冥漾語氣很是委屈。
而且那裡沒有冰炎,做什麼都很無趣,也很寂寞。所以他才會加快最後收尾部分,好趕緊回來。
雖然結果是每天都累的完全說不了話、趴到床上就直接睡死,但在看到學長驚訝的表情還是值得的。
「學長,我好想你。」
談話的最後,是褚冥漾軟軟的笑容,和撒嬌的擁抱。

×

出國後雖然有你電話的陪伴,但我還是比較喜歡當面和你說著今天發生的大小事,不管多無聊,只要在身邊的那個人是你,無論是多平凡的事情都是精彩的。
我不喜歡相隔兩地的長途電話,我只喜歡近在咫尺的日常談話。

 

 

 

END

全站熱搜

緋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